有关业力

探寻... 2015-12-22

Summary:

我想我是被深深的绑在业力里的。其实生活状况已经非常理想,我却常常疲累而悲苦,还要把这纠结的情绪成转化成压力,让两个可爱的孩子生活在乌云下,我仿佛都能体会到大姐战战兢兢的心情,那大概如同小时候的我一样。而我深知母亲这样怨天尤人,神经质的坏处,却没有任何力量挣脱这个循环,我仍然成为业力的链条,将此继续下去。 那里有个可怕的模式,就是当我悲苦时,我将所有的人都想拖下水,于是指责、迫害周围的人,最易受伤的无疑是大姐,我又在塑造一个神经质不自由的我。 在模式里的我到底是怎样的?为何我看起来如此不愿意伤害,却将伤害的剑刺向最亲近的人?而且她还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。 比如说昨晚,她要一个抱抱,我会如此不情愿。 我的应对是拒绝,我大概也有指责的吧。 我的感受是累、厌烦,受拖累 我的观点是:这么大的孩子,还要抱,添乱。可是我还有纠结的另一面,她要抱说明没有被满足,作为母亲我应该满足,给她爱。可是那时候我那么不愿意,我决定不再像以前那样强迫自己。 我的期待:期待她像大孩子一样,不要害怕失去爱而来争取爱,证明我爱她。期待我可已接受她现在的样子,给予充分的理解和关怀。很明显,这两个期待都完成不了的。 我的渴望:爱,安全 我的自我:不完整,不安全 这个冰山肯定不完整,我没有感觉通透了,而只有矛盾。 我到底在害怕什么?若我做错了会怎样?我现在呈现的不就已经是最糟糕的结果了吗?与其这么纠结和矛盾,不如至少成全了自己。 正如萧所说,我若只把她看成自己的孩子,我只能用我有限的力量去养育她。 哈,这么说是宽慰,还是我真能放手?我真的能不执着于做一个好妈妈? wait ang see (看来思维真的很局限,我闭上眼晴,在头脑里呈现那个场景,就是大姐伸手找我要,我背转身。我明白了,其实我非常讨厌这个讨、或者要,那呈现的就是我的匮乏,我深深的匮乏)我无法面对我的匮乏,所以我压制她,拒绝她)

Link:

http://blogs.harvard.edu/sunny/2014/03/14/%e6%9c%89%e5%85%b3%e4%b8%9a%e5%8a%9b/

From feeds:

Blogs.law Aggregation Hub » 探寻...

Tags:

Authors:

Sunny

Date tagged:

12/22/2015, 17:04

Date published:

03/14/2014, 19: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