阴暗

探寻... 2013-11-03

前一阵子就开始叫嚣着要拥抱自己的阴暗面,那真是不容易的事,我已经很努力了,但今天,更多的是沮丧。

读武志红的另一本《家为何会伤人》,里面引用某名人的观点,说心理健康的完美状态就是不自欺,不欺人,这谈何容易。

画画时,某伟大……说,勇敢的去表达暗的黑的那部分,今天看那个画,那么没有力量,就是因为没有去表达,岂止是没有去表达,连发现的勇气都没有,所以活在虚假的世界里,画面看起来柔美,却缺乏真正的生机和力量。

这一阵子的失望那么深,对某人的,或者更深层是对自己的(又一次有机会确定,自己是不值得爱的。当然这些源于我知道的知识,是不是那么回事,我不知道。因为我连去完整的体会失望沮丧的勇气都不够,需要经常以发呆逃离,逃离……)好吧,我今天就不逃离,坐在这里,默默的看。

写疯的那一夜,真的疯了,颤栗的泣不成声,仿佛在控诉某人的背叛和厚颜,内心的失望和哀伤,大概笼罩了整个房间,那时觉得只有远离,才是唯一出路。可是我如何放下所有的角色,我做不到。那一刻内心坚定的决定离开,忽然变得如此笃定,以前一些惊世骇俗的想法,如浮云不再,只有这个念头,离开,离开,找回我自己的独立。

再见他时心里的感觉是怎样的,似乎有些哀莫大于心死的意境,可是我是否真的能够独立?我在生活中如此依赖他,尽管有时候还控诉他剥夺了我的空间和自由。我如何面对我母亲的角色,纠结中有些无力和无望,只是那个离开和独立的渴望如此强烈,已经有些来不及想。

很清楚的一点是,我要的是独立,丢下拐杖。这时S那冷冰冰的声音又响起: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

我甚至开始想象独立生活的情节,可能拮据,可能会有好多琐事的麻烦,但我再无需委屈自己,无需面对背叛带来的伤心。说起背叛,真有意思,我走在和他相同的道路上,但是情感上,我却不容许他这样,我还有很好的理由,至少,我不是事后告知。那大概是50步与百步的区别吧,但于目前的我仿佛不一样,我称他是私欲凌驾与规则之上,哼, 这么说还是愤恨和失望,失望为主,甚至心死。

我说他践踏我的自尊。现在还是这样的感觉,就是有些心灰意冷,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大概结局也只能如此。

我只是不由自主的忆起几年前,这个可恶的人事后的告白,和我迟钝的崩溃,仿佛就在昨天,而今天,我要面对同样的困境。头脑告诉我这不一样,我的情感没有接受这一说法。而这次,连再努力的想法也淡薄了。

我究竟要何去何从,对未来的茫然和不确定,对于独立的渴望和恐惧,对于自己的不明了,我究竟哪一样是自欺?我害怕我不过是在情绪里的极端决定,可是,心死的哀伤和漠然却无法不承认。

就如今天他和我的小冲突,激发的是我不愿意和他多谈的冷漠。这冷漠,后面大概是有巨大的哀伤的。

可这就是真相的全部吗?我不知道,我狐疑,我担心。

人仿佛也失去了生命力,只是呆板的过每一分钟。